中国传统文化、过度膨胀的民族自豪感和中国玻璃心们

最近发生了这么几件事:

  •  一个叫徐晓冬的格斗专家挑战中国武术,称中国武术在“欺骗”。在成功击败“太极宗师”等一票能“代表”中国武术的人士后,惨遭封杀。微博被删、媒体禁止报道。参见知乎
  • AlphaGo 和柯洁对战。国内媒体能正常报道但甚少提及谷歌。乌镇的现场画面被禁止在中国直播平台上播送。中国直播平台上只能摆谱,但不能涉及现场画面。在门户网站、新闻客户端上的报道亦被压后。
  • 刘国梁卸任中国乒乓球队教练一职。其他球员罢赛抗议。或因球员拒绝参加日本乒乓球公开赛、刘国梁卸任后中国乒乓球可能威风不再,国内媒体的报道亦被严格限制,不能提及日本、只能报道事件本身。刘国梁和数名罢赛的运动员的微博被删,国家乒乓球队、官媒洗地。见中国数字时代

上面这三点文字还是太过苍白。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当局的审查,是不会意识到在处理这三个屁大的小事时宣传部门的动作之大。巧的是,这三件事都发生在不到两个月里。

除了这三件事外,还有就是当局一直都在贯彻的普及中国传统文学、文化,如软笔书法、戏曲表演、过多不必要的文学作品、古代思想(如二十四孝图等能让鲁迅的棺材板压不住的糟粕)之类。像这样的贯彻、普及一直以来都有,但是最近似乎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说回上面这三件事。单纯站在当局的角度上,这三件事无关痛痒——政治敏感吗?涉及到国家领导人吗?会引发社会动乱民众集会吗?都不会。那当局又为什么动作这么大?从共同点上来说,这三件事都关系到了某种程度上令中国、以及中国人都“引以为傲”的文体项目:武术、围棋、乒乓球。

私以为,当局期望所谓通过弘扬所谓中国传统文化,来保证民组团结,促进爱国心态。而在中国——爱国的人中,盲目爱国者众——盲目爱国,很大程度上就是爱共产党。这样,也能促使中国人一定程度地[……]

继续阅读

微博的没落和微信的兴起、互联网内容的创造和消费

微博和微信这两样东西本应不具可比性。前者的本质是社交媒体,而后者本质上就是个聊天工具。但是在中国,微信却有取代微博之势。

微信属于熟人社交。朋友圈里的内容全部都来自自己的好友。也正是得益于“熟人社交”的模式,再加之对移动端的优化等等诸多因素,微信才能从一个单纯的对讲机聊天 app 变身互联网界的翘楚。

但是我这次不想从社交性、功能性上来评价为什么微信会一定程度上地取代微博。现在的问题在于,微信极大地改变了中国人获取信息的方式。而由微信所领导的“新方式”,并不一定是好的。

大约十年前,中文互联网上,内容创造和消费是对等的。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当时随着网络博客的兴起,人人都会通过写博客的方式创作内容。而网民消费内容,除了诸如网易、腾讯、搜狐等门户网站外,也会广泛地阅读他人的博客。

后来,微博出现了。微博能取代博客的原因很简单。不总是有人有空写博客,但是写个微博发发自己的状态、所思所想还是刚刚够用的。微博取代博客不足为惧。可怕的是微信。

微信带来了两个重大改变:一,如前文所说,陌生人之间的社交变成了熟人社交;二,是出现了新的一种叫微信公众号的东西。

随着微信的流行,这两个由其带来的改变也进而影响了中国互联网内容创造和消费的关系。不同于博客和微博,微信熟人社交的性质使得通过微信(朋友圈等)产生的内容不易被公众获取;相反,外人只要有博客或微博的网址就能轻松获取到想要的内容。微信公众号更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情况——现在很多人每天在电子设备上获取到的资讯全部来自微信公众号。

随着微博用户的流失,微博的性质也开始变得更类似于微信公众号。只要普通用户只从几个固定的“大V”处消费内容,而不乐意在微博上创造内容,微博就是个微信公众号。

但是为什么要担心这点?

中国各个地方的小型民众集[……]

继续阅读

著作权常识介绍

请注意,本文不是由专业法律人士撰写的。本人不对文中提到的任何内容负责。

作者 Techyan / 闫恩铭。CC-BY-SA 4.0。

本文亦提供 PDF 版本,供其他形式的分发。PDF 文档中另附本文所用专有词汇中英文对照表,以便参考。点此获取

“著作权”还是“版权”?

中文语境中的著作权通常等同于版权。《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十七条规定“本法所称的著作权即版权”。

著作权所保护的对象

除了图书、电影之类大家都能想得到的被保护对象外,还有一些对象同样也受著作权保护,但可能很多人并不清楚。

  • 计算机软件、字体。后文会有一段详细讲述。
  • 口述作品。包括公开演讲等。
  • 地图。虽然很多人会认为,地图无论怎么画,画出来的结果都是一样的,但是地图的确受版权保护地图绘制者有时甚至会故意随便多画一条路或多标一个地名,就是为了抓盗版地图的人。见Trap street
  • 设计图、工程图。比如封面设计图、动画人物设计图、楼房建筑结构图等。

思想的表达形式和思想本身

达尔文写过一本书,叫《物种起源》。在这本书里,达尔文首次描述了自己对生物进化的看法、提出生物进化论。 《物种起源》和生物进化论,哪个会被著作权法保护? 著作权法会保护的是《物种起源》。

在这一例中,《物种起源》是思想的表达形式,而生物进化论是思想本身。著作权保护的是前者,而非后者。理论上,他人若不经过达尔文同意,不能擅自再版、翻译《物种起源》这本书,但是可以自由传播、改编生物进化论这种思想。

合理使用

合理使用,英文名为 fair use 。各国法律对著作权规定有一些例外。通常情况下,为了描述某一事件、为了说明特定事物,都可以在标清作者的前提下不经著作权人同意、不向著作[……]

继续阅读

国内 IPv6 发展情况观察( 2017 年 6 月)

总结一下最近看到的几条新闻和观察到的现象。立此存照。请注意本文写作时间为 2017 年 6 月。

bgp.he.net 上 peering 的变化

首先,bgp.he.net 这个网站经常被人拿来说事,但 bgp.he.net 上的数据有一定延迟,且不一定准确。这些数据是 HE 自己得来的,而不是运营商主动汇报的。从一些其他具有类似功能的网站(比如 asnmap.com )上查来的数据经常跟 HE 的数据不同。
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中国联通、移动中国电信 163 骨干网和在 bgp.he.net 上都没有 IPv6 的 peering 信息,也没有 IPv6 的 prifixes。不过最近一段时间 HE 更新了联通、移动和电信 163 骨干网的 v6 数据。
此前,电信 163 网络据说只有 1 Gbps 的带宽接入教育网,然后再通过教育网的 v6 出国。最近一次更新显示联通骨干网 v6 有和移动骨干网 v6 peering。很久之前媒体即有报道称国内运营商骨干网设备已经支持 IPv6 ,而最近 bgp.he.net 上的更新则说明国内运营商的骨干网的 IPv6 部分可能已经开始互联。

移动 VoLTE

图片来自 /t/328661 ,credit: @datou
此前在 v2ex 上看到有人回报称移动开通 VoLTE 的城市里,能正常使用 VoLTE 的设备都会分到属于中国移动自己的 IPv6 地址。但不能访问公网 IPv6 地址。最近找到了一条新闻,能确定这一点:
中国电信方面,国内完成ChinaNet和CN2骨干网升级改造,所有省份的EPC设备支持LTEIPv6;中国移动方面,在七省九城市已正式开通IPv6应用,VoLTE业务由[……]

继续阅读

年度例行备忘录

讲个故事,

2014 年六四事件周年前夕,Google 服务,包括 Gmail 等,在中国被屏蔽。

2015 年六四事件周年前夕,中文维基百科在中国被屏蔽。

2016 年六四事件周年前夕,tumblr 在中国被屏蔽。

今年本来准备吃瓜喝茶,静候又一个网站被屏蔽的消息——不过今年没有新网站被屏蔽。但是,党和国家怎么能让我们失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