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东之行

从沈阳到丹东的火车票。

上周六,因为感觉心情很不爽,就翘了周末的补课班,一个人去了趟丹东。

上次去丹东是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大概是某个教育局领导收了某旅行社的钱,组织全鞍山市的初中和小学分批停课去丹东。每人交上一百多块钱,坐人家给安排的大巴,像撵鸭子似的看完抗美援朝纪念馆然后回家。我们回到鞍山之后,好像是这个旅行社的一辆车出了车祸,教育局才叫停了其他未完成旅行的学校的行程。

因为是小学六年级,为了在毕业之前跟同学一起参加个活动留个纪念,我也参加了这次活动。导游一路上警告我们不要向朝鲜一侧拍照片,吓得我们一张照片都没拍,现在印象已经很模糊了。而唯一让我一直念念不忘的就是在丹东一侧坐了一种旅游船,这船沿着鸭绿江开,一路可以清楚地看到对岸朝鲜的风光(大概就是看一看朝鲜有多穷之类)。中国和朝鲜之间似乎有一种协定,两国船只在鸭绿江(也包括中朝边境的朝鲜内江)上航行,只要不停留、不靠岸,怎么开都可以。再加上朝鲜政府似乎从这种旅游船上获得了什么好处(比如每艘船都会给一定提成),朝鲜政府也在默许这种行为。

这次去丹东,主要就是为了再次体验这种船。

我先从鞍山出发,再从沈阳坐火车到丹东。结果我等到了丹东才阴差阳错地发现我坐上的竟然是从北京始发、经过沈阳和丹东,最后开到平壤的国际列车。下面的图片是这次车在车尾加挂的朝鲜车厢。车上还有朝鲜人在看着用手机照相的我。

北京与平壤之间的国际列车。车的前半部分是正常的中国车厢,后半部分是加挂的朝鲜车厢。
北京与平壤之间的国际列车。车的前半部分是正常的中国车厢,后半部分是加挂的朝鲜车厢。

北京与平壤之间的国际列车。

北京与平壤之间的国际列车。

到丹东之后,首先去了鸭绿江断桥。

鸭绿江断桥。对面是朝鲜。
鸭绿江断桥。对面是朝鲜。
Panorama of Both Sides of Ya Lu River
在鸭绿江断桥上拍摄的全景照片。左侧是朝鲜的新义州,右侧是中国的丹东。

鸭绿江断桥上看到中国一侧的丹东和朝鲜一侧的新义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是对金氏王朝最大的讽刺。没有改革开放,现在的中国恐怕与对岸几乎没有区别。

韩国人也应该来丹东看一看。这里是朝鲜半岛的最北边;在这里也能看到真正的北方同胞,在金家的统治下的样子。

鸭绿江旁边有很多兜售纪念品的小贩。像这样的朝鲜纸币纪念册售价 10 人民币。事后我查了一下,这的确是现在正在流通的朝鲜元。尽管面值很大,但是这些并不值多少钱。朝鲜元有两重汇率:按照官方汇率,1 人民币可以兑换 20 多朝鲜元;但是黑市汇率却高达 1 人民币兑换 1000 朝鲜元左右。换句话说,这一本钞票也不过才人民币几块钱。2009 年朝鲜进行过一次失败的货币改革,朝鲜元的汇率因此急剧下跌。

其中一个小贩收了我 50 块车票,带我上了前往旅游船码头的车。

朝鲜货币纪念册。
朝鲜货币纪念册。
朝鲜货币纪念册。
朝鲜货币纪念册。

码头在鸭绿江的上游,似乎是私人营运的。在这附近,观光船的码头不止这一个。

开船的大叔以相当调侃的语气说着朝鲜的现状,炫耀地告诉我们对岸有多穷。可能乍一看朝鲜和中国东北的农村没什么区别,但是无论是道路、建筑、人劳动的样子还是地里的温室大棚之类都能看出相当的差距。

如果播放存在障碍,墙内用户可以至此观看;墙外用户也可以在这里观看 YouTube 上的这一视频。

在去的路上,开车的司机跟我们说了去朝鲜旅游的事。现在从丹东去新义州一日游需要人民币 800 块左右,去平壤等地 4 日或 5 日游大约需要 3000 元。这跟我之前在网上了解到的情况差不多。去新义州一日游几乎没什么看头——据说就是看幼儿园的小朋友跳跳舞,磨磨唧唧的在朝鲜境内只能待上七八个小时。如果真想去的话,还是去多玩几天、去平壤看看比较好。现在朝鲜的旅游政策相对宽松,甚至美国人都能够比较轻易地去朝鲜旅游——朝鲜厌恶美国,但是绝不厌恶美元。旅游是现在朝鲜赚取外汇的重要方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