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Cut Off Ourselves:我们逐渐丧失的文化影响力

这是我关注过的一名YouTuber的视频。在视频的5分58秒处,他开始讨论中文普通话会不会取代英语作为进行国际交际的语言。他是这么说的:

China exists in a bubble, and it’s cut off from (the rest of) the internet and social media world that we all know. They basically have their own separate world online and their own separate media, and I think that limits the amount of cultural influence China will have on the rest of the world.

“中国正处在泡沫中,与我们所熟知的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网络剥离开。他们有自己的网络世界、有自己的媒体,我认为这影响了中国对于世界其他地方的文化影响力。

如果你不能扶墙的话,我这还有个免扶的版本

这名YouTuber是加拿大人。在日本教英语。之前他的视频里面也没少提及有关中国的网络问题——我倒不是说一个人只要亲日就必须反中、亲中就必须反日。我自己听到这话也很不得劲,但是还是得听。

YouTube是一个很有趣的地方。这是跟中国的优酷、Bilibili等视频网站完全不同的生态系统。中国的视频网站大多同时提供正版影视剧和个人原创视频;而中国之外,YouTube主打原创,而如果有人想要看影视剧的话,出门左转Netflix、Hulu和其他小众网站。当然,除了这些之外,你也可以去海盗湾下BT。

我没有对YouTube的模式做过很详细的调查,仅凭印象来说,YouTube自创建伊始就在鼓励原创视频。早先的YouTube为了避免版权问题,视频长度限制为最长10分钟;而中国的类似网站上则充斥着盗版影视剧,直到有关部门出手才开始正版化。YouTube为了鼓励原创视频,创建了广告分红的模式、YouTuber官方还会举办YouTuber聚会甚至培训。

说到YouTube和文化传播,我就想到了这么个人。

请各位在点击这个人的频道链接时,右键选择在新的无痕标签页打开。要不然的话如果YouTube发现你看过这个人的视频,就会在你的YouTube首页上给你推送同类的奇葩。如果你不希望你的YouTube首页被这样的奇葩占据,请遵照我的建议。频道链接在这。下方视频的免扶版本在这

我从频道的首页上挑了个视频下来。记住这个频道叫什么——

Find Your Love in Japan

一个日本人操着口音浓重的英语忽悠老外在日本找真爱。这算是我见过的最赤裸的文化输出。先不说这人的长相和口音,在日本,有人有这样的勇气、更重要的是有使用这种文化输出方式的意识,以及不受审查的互联网,才是这人敢如此“不要脸”的基础。

说到最后,如果中国没有网络审查的话——中国仅是7.5亿网民的吐沫星子都能把外国人淹死。

但是互联网审查只是一方面而不是全部。中国的大门看似对外敞开,但实际不然。

2010年,在中国的外国人数量约59.4万,占总人口比重0.045%;而同年,在日本的外国人数量约210万,占总人口比重1.64%。[1]能免签证进入中国的国家仅13国,而日本则为68国[2]。

人口结构的不同的确会导致对外国劳力需求的不同,进而左右外国人数量。但是就算是按照年外国人出入境次数、外国游客人数来看,中国远少于其他国家。

文化输出的强弱对“在本国的外国人”的数量是有影响的——输出越强,这一国家对外国人的吸引力就越大;但从另一方面看,在华外国人数量少、比重低也是中国对外开放程度远远不够的体现之一。

造成这种现状的因素可能有很多,但这不是我想讨论的主题。

除了互联网上的审查,既然提到了文化输出,日本的动漫产业和韩国的影视剧、K-Pop也是一环。这些算是值得输出、同时对方也能接受的文化。但为什么要“值得输出”、“同时也能对方也能接受”这两个要件?

首先,中国的文化并非不值得输出。上千年的历史积淀、语言文字,这些都是值得输出的文化——但问题在于,并不是所有人都乐意接受。真正乐于接受的,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文化”,也就是动画、漫画、K-Pop、偶像剧、好莱坞大片,而不是书法、文学。甚至相反地,如果想要把书法、文学这些人民群众不那么喜闻乐见的东西给推销出去,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动漫歌曲电视剧和大片,而不是直接把这些东西硬塞给他们。

除此之外,日本韩国也有自己的历史、文字。他们的这些都不逊于中国。别说什么汉字都是中国起源的高丽棒子就是中国的附属国什么之类的话。请收收你的民族自豪感,那些文化输出的受众们才不会管这些东西。你上学的时候没学过除了大化改新和明治维新外的日本历史,不意味着日本就这么两件大事。

这四则漫画,很多人都看过。说的是审查对于文化的影响。


《有志难伸》

中国日益增加的审查对于输出当然也是不利的。限制了国内出版发行的文化作品,当然也就限制了中国能够输出的文化作品。审查这东西的影响,自不必多言。

中国也在试图影响着外国。只不过方式简单粗暴直接没效。

很多国家都有着自己值得输出、受众也乐于接受的文化,网民的唾沫星子以及移民。中国只有移民。所以当局想了另一些办法。

比如孔子学院。外界对孔子学院的批评是,中国在满世界撒币。每个孔子学院,中国政府出资50万美元,头五年按照每年10万的标准给钱,五年之后自负盈亏[3]。目前孔子学院总共500多所,所谓“孔子课堂”一千余所。自己算一下乘法。

这方法不仅浪费的是中国纳税人的钱,也非常地可笑。一部优秀动漫可以让成群的外国人自愿来学日语,但中文居然还要我们喂到他们嘴边。

几个月前,国内有一波关于外国出版物管制的风波。境外出版物——包括那些与政治无关的——的代购被大大缩紧;另一个就是外国绘本和童书在中国的引进和出版,即中国限制外国儿童读物的引入。

在一条相关新闻里,我留意到了这么一句话[4]:

……当局对出版社进口图书有一个1比1.6的配额,“每引进16本书,必须要出口10本书的版权。你的出版社有10本书出口了,跟海外签了版权,你可以引进16本。这就是一个变相的控制。”

当局为什么要规定这么一个配额?一方面,这对于外国童书的引进是一个限制;另一方面,这就是在通过强喂的方式推销中国自己的文化。不难想像,这引进的16本外国书在中国大卖,而出口出去的10本中国书在外国却鲜有问津。

在互联网和世界文化冲撞交织的浪潮下,我们使用了最低效、最浪费、最不可理喻的方法推销我们那些并不喜闻乐见的文化。这就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


[1]:数字取自2010年,尽管有更新的数据,但由于在这一年中国和日本都进行了人口普查,因此取同年数据更利于比较。中国不含港澳台。在华外国人数据来自FT中文网: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1602;在日外国人数据来自日本法务省:http://www.moj.go.jp/housei/toukei/toukei_ichiran_touroku.html。

[2]:数字取自维基百科条目中华人民共和国签证政策和日本签证政策。中国不含港澳台。

[3]:https://books.google.com/books?id=PvRnBAAAQBAJ&pg=PT178&hl=en#v=onepage&q&f=false

[4]:https://www.voachinese.com/a/china-tries-to-restrict-access-foreign-children-books-20170311/3761119.html

发表评论